<sup id="eqk4w"></sup>
  • 您的位置 : 中仑网 > 小说资讯 > 宋溪玉玄清小说_宋溪玉玄清小说名字

    宋溪玉玄清小说_宋溪玉玄清小说名字

    今天小编带来摄政王的法医狂妃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宋溪,玉玄清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三公公,宋溪身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法医,喝水被呛死已经够可怜了!一朝穿越,还成?#23435;?#20937;王朝的宋三小姐。宋溪想,这解剖刀在手,天下尽有!只是三小姐爹不亲娘不爱,她只好带着?#20146;?#37324;的小包子跑路,跑就跑吧!可那个总是对她眉飞色舞的摄政王大人又是怎么回事!

    第5章伞下验骨

    玉无忧的手下动作很快,大锅等物半刻不到就已备好。

    宋溪看着司马云鹤,“劳烦装满水。”言罢,她埋头,卸尸体的盔甲。

    尸体放久了,腐肉已经和盔甲形成一体,这样扯着,腐肉连连。不禁让人想到了军队里最近常吃的黑牛肉,现在只想呕吐,没有半分食欲。

    早已经有人给玉无忧端来了长椅案几,还端来了热腾腾的西湖龙井。玉无忧犹如在自家后花园,懒散惬意,丝毫看不出他正在守着一人剖尸。

    宋溪整理完尸体,朝着众人望?#25628;郟?#35265;着那最空闲的一人。她起身,叉腰,这?#35828;?#26159;自在,让她来着“受苦”。

    “摄政王,借你一用。”

    女子眸中的狡黠之色并未褪去,玉无忧看的极真。他身后副将正欲上前,却被他拦住。

    “在这守着,?#23601;?#21435;。”

    副将皱眉。

    “可是王,那尸体太晦气了,别沾染了尸臭在身。”

    玉无忧直接转头,冷眸一扫,副将直接闭了嘴,再也不敢多说一句。

    玉无忧饶有趣味的看着宋溪。

    “你想让?#23601;?#22914;何做?”

    宋溪抬着尸体肩头,说是抬,其实是捧。玉无忧学着她模样,正欲伸手。宋溪直?#29369;?#33050;一踢,直?#29369;?#20013;了男子膝盖。

    “笨,看我怎么抬的!就你这样,不把尸体给整散架都是阿弥陀佛!”

    副将和后面跟着的士兵们一个个都惊呆了,这女人竟然如此大胆,敢踢他们摄政王了!就在他们在想待会摄政王该如何发威,如何整治这胆大妄为的女人时。

    他们直接愣了,这摄政王?#25104;?#30340;笑意是怎么回事!

    宋溪之所以这么大胆不仅仅是因为她不怕死,她明白,自己对于他的?#20040;?#19981;是一般的大。?#28909;?#24050;经都被人欺负惨了,不报复什么的不像她的脾气。

    宋溪?#25104;?#30340;憋笑并没有逃过玉无忧的双眼,男子只眸光一闪,微怒之色转瞬不见。

    他声音?#34892;?#31361;如其来的宠溺。

    “小野猫,?#23601;?#35813;拿你如何?”

    宋溪突然?#34892;?#21518;悔,当着众?#35828;?#38754;让这个随时?#23478;?#29190;炸的?#32610;?#33647;”丢脸。

    她咽?#25628;?#21822;沫,“继续吧。”

    司马云鹤打来水,摸着?#20146;?#30475;着两人,心想一见到宋溪,这玉无忧怎么就变了个人?#39057;摹?/p>

    两人三下五除二的把尸体抬进了蓄满了水的大锅。蒸尸得第一步,即是先以水净洗骨,用麻穿定形骸次第,后以簟子盛定。

    洗骨,晾骨,铺平。宋溪行云流水得做完,其实人想帮也帮不上忙。

    却不知,彼时已是下午。

    新建的地窖已经烧热,乘热气未失,宋溪直?#29369;?#23608;体入穴内。微微热起扑面,女子的?#25104;?#24050;经有犹如豆大的汗珠落下,她抬手,如云?#34892;?#22312;额前一过,犹如散开了朵香气宜?#35828;?#29577;兰。

    “等吧。”

    她退后,站在了人前。玉无忧就在她的身后不远,山风?#36947;矗?#38738;丝扬起,却没有他所想象中的尸臭。她身上的气息,倒是泛着香。

    只是,独自站在?#29409;?#19978;那孤独背影,显得瘦弱。

    在这一刻,他竟然想抬手环住她,将她护在怀中,旖旎柔情。

    这次的她,倒是和那次的时候不一样。像是想到了什么,玉无忧眸中夹带了些微怒!

    “蠢女人!身怀有孕还这般大意!”

    他直接起身,走到近处拉起宋得手,直接把她压到了长椅旁。

    “你现在怀着孩子你不知道?”

    宋溪回了神,一怔,忽地?#34892;?#24819;笑。

    “摄政王这般?#40763;校?#19981;知道的还以为这孩子是你的种。”

    站在一旁的司马云鹤笑出了声,玉无忧直接瞪他一眼。

    “哼。”

    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怒气,直接坐下,谁也不理。

    宋溪耸耸肩,倒是乐的自在。朝着边上移了移,故意离他远些。

    蒸骨之术从古时传扬?#20102;?#37027;个年代已经有无数光阴,她从未亲自实践。这一次,成败在此一举。

    日头落下,天?#26102;?#28014;起了一抹晚?#24049;?#20809;,宋溪直接坐在?#35828;?#31382;旁,看起了夕?#31775;?/p>

    玉无忧不傻,这点小事她怎会?#21595;?#20110;?#27169;?#31163;的远还故意转了方向,还不是为了身上尸臭。

    她骄傲,清冷,又孤独。不喜自?#21917;?#20102;他人。

    “早闻宋家三女受故去的太后教导,自有她的骄傲脾性,不愿学那些琴棋书画?#36864;?#23567;事。世人只知宋三女一无是处,纨绔不化。却不知在看不到的地方,是学了仵作之道。”

    不知何时,玉无忧怒气全消,已经站到了她得身旁。

    “你到底想说什么。”

    玉无忧低低的笑。

    “我想说那些自以为是的世人太疯癫,愚蠢至极。”

    这话,倒是通?#28014;?#23435;溪正想说什么,眼角旁的玄袍已去。

    “两时到了,开窖吧。”

    风褪去,声止。

    “打红伞吧,我要取尸了。”

    洗冤录记,候地冷,却去菅,扛出骨质。向平明处,将红油伞遮尸骨,验。

    *

    蒸出来得尸骨,冒着酸臭味,这味道连宋溪闻得都恶心。

    “你们都?#19997;?#21543;。”

    尸体上原本的血肉质,全退却,留下了白骨森森。宋溪十分安静,把骨排列在草席上,一具热腾腾的尸骨就这样摆放的整整齐齐。

    晚霞前的最后一幕,就是白骨森森,和身边忙活不停地白裙女子。

    玉无忧眸色深深望着宋溪的方向,还在不停地喝茶,却不知茶水早已饮尽,只余泡软?#35828;?#21494;片。

    司马云鹤瞧着他银面上沾染的一片?#36867;陀?#30340;茶叶,赶紧提醒。玉无忧这才知道,自己竟然看呆了。

    红伞下,女子?#34892;┎园?#30340;?#25104;现?#20110;有了红晕,看起来?#27599;戳说恪?/p>

    因要受光线作用,蒸后人骨会产生一种自然效果。若骨上有被打处,即会浮现微红 ;若骨头断过,其?#26377;?#20004;头各有血晕色。若是生前被打,骨头会出现鲜活的红,似血的液体慢慢弥漫出。骨上若无血,有损折,乃死后伤。

    宋溪的双眼一直盯着尸骨的变化。

    “红色微淡,生前未遭殴打。”

    “等等……这是。”

    说着,宋溪直接蹲下。

    一具毫无声息的白骨上,点点黑色似乎从白骨中由内散开,像是在皑皑白骨上开出的妖艳曼陀罗。

    玉无忧已经起身,白骨的变化很蹊跷,这不禁让他心中有了想法。

    宋溪回首,盯着他,?#25104;?#19981;是太好。

    “快,勘察西山大营附近水质,以及每日运来的生肉果蔬。”

    摄政王的法医狂妃

    摄政王的法医狂妃

    作者:三公公类?#20572;?#29616;情状态:连载中

    宋溪身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法医,喝水被呛死已经够可怜了!一朝穿越,还成?#23435;?#20937;王朝的宋三小姐。宋溪想,这解剖刀在手,天下尽有!只是三小姐爹不亲娘不爱,她只好带着?#20146;?#37324;的小包子跑路,跑就跑吧!可那个总是对她眉飞色舞的摄政王大人又是怎么回事!

    小说详情
    淼鑫彩票APP
    <sup id="eqk4w"></sup>
  • <sup id="eqk4w"></sup>